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生为运营商ONOS执掌SDN控制器牛耳

时间:2019-02-27 18:36:48|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生为运营商 ONOS执掌SDN控制器牛耳

SDN,作为一种颠覆性的、革命性的络架构,注定引起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如今,战争大幕已经拉开,首当其冲的便是SDN架构中最为关键性的部件SDN控制器主导权之争。在这场争夺战中,NOX、Beacon、SNAC和POX等开源控制器已经退出战场,ONOS和ODL(OpenDaylight)则展开了一场技术与实力的较量。

ONOS,是一款真正面向运营商级的开源SDN控制器,具有高扩展性、高可靠性和高性能,引得ATT、NTT通信等全球顶级运营商和华为、爱立信等全球数一数二的通信设备提供商都为其站台,成为ONOS组织的重要成员;其董事会成员包括B、ATT、NTT、华为、爱立信、富士通、NEC、Ciena、Intel九家。美中不足是去年11月刚刚成立,还比较年轻。

ODL,则是在2013年4月,由Cisco、IBM、微软、Juniper等多家通信和IT巨头合作启动的SDN开源项目,目标是建立一个开源开放的SDN操作系统平台。Opendaylight成立以来受到业界的广泛关注,截止到2014年12月已拥有44个成员。

但是,ODL组织内的各个成员各自为政,各自推出了SDN控制器,无法互通操作。一个又一个的烟囱式SDN控制器显然无法适应超大规模的运营商络。

显然,在这场较量中,双方各有利弊。究竟谁能赢得最终的SDN控制器主导权,似乎业界将更多的筹码押注在ONOS身上。

在过去的上半年,ONOS受到更多国际主流运营商的关注,韩国SKT和中国联通分别和ONOS签约,成为ONOS组织的正式成员。而俄罗斯ROS、新加波Starhub正在与ONOS接洽,希望能够入驻ONOS。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一直为ODL摇旗呐喊并主导ODL发展的思科,也开始向ONOS组织靠拢,目前已经正式加入ONOS组织。业内专家分析,思科此举是希望ONOS成为ODL的Plug-in,恰如Juniper主导开发的OpenContrail和ODL的关系一样。另外,ODL的白金成员博科也希望加入ONOS组织。

与此同时,由于没有统一的标准模型,各自为政,已经有成员选择退出ODL或者主动降低会员资格等级

生为运营商ONOS执掌SDN控制器牛耳

。2013年8月,Big switch选择退出ODL,2015年4月,Juniper则提出从白金级会员主动降为银牌会员。

如果按照这个节奏走下去,相信再过不久,ONOS将掌握战争的主动权,成为这场战争的最后胜利者。

生为运营商

ONOS,2014年11月正式成立。其由最早创造发明SDN 技术的斯坦福、伯克利等知名大学联合运营商、设备制造商发起的非盈利性开源社区组织,其目标是创建一个运营商级的开源SDN络操作系统,满足运营商络逐步迁移到SDN的需求。

ONOS执行董事 Guru Parulkar表示:自提出SDN后,SDN的鼻祖斯坦福和伯克利大学已经研发出不同种的开源SDN控制器,最后才选定了ONOS。当最终推出ONOS时,他们就明确表示这是一款面向运营商市场的开源控制器。

因此,ONOS架构从设计之初就充分考虑了运营商的络需求,即具有高可靠性、高扩展性和高性能等优点,同时也充分考虑了南、北向API接口的抽象,以期在SDN应用领域有更广泛的适应性。

而诸如OpenDaylight、OpenContrail、Ryu、Floodlight等SDN控制器则都是出自设备商之手,更多考虑的是企业级络、数据中心的应用场景,无法满足运营商SDN大规模组的需求。

可以说,市面上没有一款控制器能像ONOS这样,能够适应运营商络演进节奏。Guru向强调。

《SDN产业发展白皮书》指出,现阶段,除去数据中心场景,在SDN部署的目标络选择上,约85%的受访运营商瞄准MPLS骨干以及云业务络,约80%的受访运营商选择跨层传送络,如IP+光,其余的主要目标络还包括城域汇聚以及光络。

针对这些运营商最为关注的场景,ONOS在今年都进行了重点开发,分别是IP+光、SDN+IP络互通、 分段路由、NFaaS(络功能虚拟化)和IP RAN场景。

值得一提的是,在ONOS发布的5个场景POC中,华为贡献了唯一的设备厂家POC,其他四个则来自On-Lab;与此同时,华为把IP+光的PCE方案与ONOS完成了集成,优化了ONOS 的架构;贡献了基于OpenFlow 的光数据模型;贡献了P-C (Producer-Consumer)模型,满足络提供和业务部署需求。

增加筹码 执掌牛耳

对于运营商来说,SDN和NFV已经成为络转型的两大关键词。

前者面向络,后者面向元。虽然两者由不同的群体提出,但都是让络更加简单和开放,而且络由元组成,可以说,SDN和NFV相辅相成。因此,如果SDN和NFV并行推进,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如今,这个愿望已经成真。5月6日,由ONOS提出的ONOSFW项目,在OPNFV正式立项,标志着作为运营商领域最主要的两个开源项目,NFV开源组织OPNFV与SDN控制器开源组织ONOS正式合作。业内专家表示,此次合作将会加速SDN/NFV在运营商络的商用。

OPNFV引进ONOS,填补了OPNFV缺少面向运营商市场SDN控制器的空白,更好地支撑了NFV在运营商领域从DC到WAN的端到端应用,加速了OPNFV在运营商领域的商用进程;而ONOS,通过与OPNFV合作开发,实现了在NFV领域,与其他第三方模块的对接,方便运营商商用部署。

显然,和OPNFV合作,又为ONOS赢得战争的胜利增加了一枚极其重要的筹码。而ONOS新添的另一枚重要筹码则是和ONF以及华为的合作。

SDN打破了运营商原有的络架构,也必将打破长久以来建立起来的产业链生态系统。因此,运营商SDN最终取得成功还需要一个成熟的生态系统。ONOS、ONF和华为,三者宣布将共同致力于推动构建面向运营商的SDN开放创新产业生态,加速SDN商用化进程。

ONF执行董事Dan Pitt表示:络运营商正在快速受益于SDN,并且越来越多的开源软件作为一种高效的工具已成为快速部署SDN的关键组件。ONF的成员积极拥抱SDN和开源技术,以满足运营商的关键需求。三者的合作具备重要意义,这将有助于建立一个健康的SDN产业生态系统。

进入2015年,ONOS加速跑。继2014年12月5日正式发布了第一个版本后,上半年,ONOS接连发布了两个全新版本的标准协议,而且提出每三个月将发布更新版本。更重要的是,ONOS已经制定了2015年的目标:平台成熟、价值应用发布、业务POC部署、构建开源社区。

一系列的组合拳,已经让ONOS在这场战争中占得上风。不过,最终胜负结果如何,或许在明年SDN进入商用成熟期就能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