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软件

快手短视频邀你见证一个爆裂编手的诞生

时间:2018-11-13 12:29:18|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快手短视频邀你见证《一个爆裂编手的诞生》

原文转自:知了青年

作者:李不知

《了不起的匠人》第三季战略合作伙伴:

快手短视频

记录世界 记录你

2018开年,《了不起的匠人》第三季就带着知了青年更大的使命与感,与快手短视频一起,回归荧幕。

前两季的大受欢迎,给了《了不起的匠人》信心与底气。这一次,它不再满足于对传统器物技艺的表现,而尝试去诠释东方文化里更深层的师徒关系。随着时代的变迁,中国传统的师徒关系正在逐渐被社会淡忘。而《了不起的匠人》这一次,就是要挖掘这种不是父子,但却情同父子的复杂伦理关系。

所以第三季的主题非常新颖,叫拜见师父大人。

听上去

快手短视频邀你见证一个爆裂编手的诞生

,很传统,很热血,很与众不同。

第一集,《一个爆裂编手的诞生》。

讲述的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竹编大师,面对90后徒弟对传统的对抗,他在坚守原则与让步之间,跨越了师徒之间那道相隔半个世纪的鸿沟。

浙江东阳,竹编历史悠久,名师辈出,与东阳木雕一起堪称盛开在东阳江畔的一对民间工艺艺术姊妹花。

从事竹编已经60年的何福礼,14岁为谋生进厂学艺,数十年磨一剑,终于从一个小篾匠成长为一代竹编工艺大师。

他的作品多如牛毛,甚至还拥有一座属于自己作品展览的博物馆。

东阳自古被称为百工之乡,竹编手艺人众多,可被邀请修故宫的巧匠,只有何福礼一个。61岁那年,何福礼揭了皇榜,闯了三关,才最终有资格能八上故宫修缮乾隆书房倦勤斋。而《望月楼》老何集大成的巅峰之作,灵感正来自于他在故宫见到的角楼。

我在故宫里干了八个半年,四年左右。我每天都在故宫里走,故宫里最难的东西就是角楼。

老何今年已经74岁,从事竹编行业六十年,同辈大师基本激流勇退,但他却仍旧坚持站在浪头。

老何对自己要求极高,不断要求自己做出新的东西。重复别人的作品那就是牛粪啊。老何说。

设计专业出身的90后郭毅明是老何众多徒弟中的一个。曾经在老何的竹编厂拜师学艺三年的小郭,这次重回师门,为的就是要在老师的指导下完成一件作品,去参加一个对自己而言非常重要的艺术展。

深受现代文化影响的小郭,决心跳出原有框架,向传统发出挑战。与此同时,师父老何也在着手酝酿着自己的下一个大作一座五米高的百鸟朝凤。

正常来说,制作一个竹编工艺品,需要经过这几个步骤:剖竹、分条、分层、煮篾、过间门、劈篾、编六角孔、编织。

离开师门已久的小郭,基本功已经生疏。但教徒弟非常严格的老何,就连劈竹子的方式不对,都会严厉地指出。

虚心向学的小郭对师父的批评都欣然接受,而师徒俩的矛盾也不在这里,而是传统与创新。

老何的作品,大都符合的是老一辈手艺人的审美,花鸟草兽、宏伟建筑。而小郭,设计专业出身,对抽象派一往情深。他决心用传统手工艺竹编做一个充满现代构想的抽象派作品。

传统的竹编工艺品,都会用木架或者泥塑作为胎膜,竹丝再附着在胎膜上编织成形。

本来竹子能做到的,但加了胎膜,就弱化了竹子本来的特性。小郭说。

他觉得做胎膜只是等同于拿竹子穿衣服,并不能体现竹编的魅力所在。所以这一次,他仍然坚持让竹子互相借力,自然成型。

深知师父固执性格的小郭,有些担心这种新派做法会得不到师父的支持。但哪怕这样,他依然坚持。还有一件事,小郭没有告诉师傅,传统文化需要借力现代传播手段来传承与传播,小郭入驻了快手短视频平台,通过记录来传播东阳竹编文化。

我觉得满足别人的同时,首先要满足自己的审美。我要用抽象的作品,去证明给你看,它其实并没有错,它其实很好看。

其实到这里,故事脉络差不多清晰。德高望重的大师碰上不愿墨守陈规想要开派立新的徒弟,两代人思想和审美的差距,在一座名为《望山》的作品的制作过程中,碰撞融合。

老何觉得没有内里的胎膜,整个作品就会站不牢,保留价值也会不高。小郭则固执己见,让老何生气又无可奈何。

其实早在两年前,小郭就曾因为自己的第一件抽象作品《万象》反抗过师父。当时老何按照自己的审美和经验,给《万象》做了一个特别豪华的底座。而小郭看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像个紧箍咒,把它箍死了。

但老何却说:没有底座,就像个站不牢的人。有毛病的人才是站不牢的。

这场师徒间相差半世纪的审美代沟之战,以小郭差点被逐出师门而暂时告一段落。

对于创作,小郭的态度始终是:如果什么都被师父算好想好,那就没意思了。做一个东西先想到一半,另外一半留给它可能会出现的问题,这样碰撞出来的作品,才会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但这一次,小郭尝到了挑战失败的味道。没有胎膜的作品完全没办法站牢,他只好又求助师父。

性格倔强的师父这一次也没有选择严厉批评,而是告诉他方法,如何在没有胎膜的前提下加固作品。在小郭苦恼,总觉得作品缺乏生气的时候,老何又拿出了自己正在准备的百鸟朝凤中的一只小鸟,将它立在上面。

一只鸟,立在半山腰,仰头望着高高的山顶。

于是《望山》就此诞生。

对徒弟严厉了一辈子的老何来说,这已经是他给予徒弟最大的认可与让步。

也许这就是大多数中国长辈与晚辈之间的关系。表面严厉,甚至不赞同,但当你寻求帮助提出要求时,他们一定作出退让,义不容辞。

父子也好,师徒也好。

而这一次不算是成功的尝试,让小郭知道老一辈经过无数次尝试积攒下来的经验不是能随意被挑战的,但他也在老何这里学会宝贵的一课。

要保有宁静心性来面对接下来的未知与失败。

即使到最后,老何也不认同小郭心中的抽象派。

年轻人能认可,但中年人不认可,老年人更不认可。但他在小郭身上,似乎找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

当时我在竹编厂,一两千人,他们都说,何福礼这个人的想法都是废的,做不了的东西他都非说要做得了。

年轻时的何福礼,也许就像他评论的小郭:像一匹没有驯好,不听话的野马,乱来,乱跑,乱走。但又在众人的否定里绝地成长。

老何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老到不能再继续编竹子,但他这一生已经圆满,而承接竹编这门技艺的,是包括小郭在内的万千年轻手艺人。

师父之后,前路尚有万重山。而教你学一门,干一门的师父,不管师徒关系长短,却是能影响你一辈子。

最后一个小提示:

《了不起的匠人》第三季,1月18日开始每周四,优酷全独播。会员提前一天观看。在快手发布带有#民间高手在快手#标签的短视频,即有机会参与《了不起的匠人》第三季拍摄,赢取周边礼品。

快手短视频

记录世界 记录你